燈盞花
發布時間:2019-03-15作者:admin信息來源:瀏覽次數:
        記得我小時候,父親是地方造紙廠的廠長,他十分盡責敬業,每天總是早出晚歸,一天的勞頓下來,常常在深夜才拖著疲憊的身子回家。家里那時用的是煤油燈,因為窮困,母親經常舍不得點燈耗油。家對于父親來說是太熟悉了,在沒有燈光的屋子里,他習慣了在黑暗中摸索。當父親發現我還沒有睡著的時候,總要坐在床頭給我講一段小故事,算是送給我的睡前禮物,讓我從中領悟到很多做人的道理。我印象最深的是父親給我講的“孔融讓梨”和“疑鄰盜斧”。每當講完“孔融讓梨”的故事,他總會考問我一番,“你是喜歡吃大梨還是吃小梨?”那時我總是淘氣地回答說,“吃大梨!”結果弄得父親哭笑不得。但不久后,父親有一次從集市上買回來幾斤梨,看著我忙著挑小梨,父親在一旁開心地笑了。父親講“疑鄰盜斧”的故事,我問得最多的是,“如果斧頭最后要是找不到呢?”父親對這個問題答不上來,但他會告訴我,“所以不要輕易懷疑別人。”
        父親只上過幾年學,但他喜歡讀書,特別是喜歡古詩文。當我到了讀書的年齡,父親開始在煤油燈下為我教誦古詩。他最早講授的一首古詩,是顏真卿的《勸學詩》,因為有一次他看到我讀書到一半趴在桌子上睡著了,燈火燒焦了發絲。“三更燈火五更雞,正是男兒讀書時。黑發不知勤學早,白首方悔讀書遲。”正是這首古詩,讓我戰勝困倦,立志在燈盞陪伴下勤奮學習。父親對于自己喜歡的詩,總會倒背如流,而且必在第一時間傳授給我。鄭板橋的《竹石》備受父親推崇。“咬定青山不放松,立根原在破巖中。千磨萬擊還堅勁,任爾東西南北風。”父親不僅督促我背誦領會這首詩,而且還將這首詩題寫到我的日記本扉頁上。
        在父親教我背記于謙的《石灰吟》時,他卻表現得心事重重。“千錘萬鑿出深山,烈火焚燒若等閑。粉身碎骨全不怕,要留清白在人間。”父親吟誦完,將煤油燈盞上的燈罩取下來,撥去濃重的燈花,對我說道:“這燈花是世上最美的花,它是燈芯用自己的生命綻開的,所以人也要耐得住煎熬。”長大后,一次父親和我談心時我才真正明白,原來當時父親的一位上級被人偷偷告狀,那個上級不知是誰在暗地整他,猜來猜去竟懷疑是父親。那段日子父親大概最為糾結,但他內心坦坦蕩蕩,沒有做過多辯解。父親堅信,身正不怕影斜。
        “燈花是世上最美的花。”父親的這句話我銘記在心。直到有一次,父親到西南地區出差,帶回幾棵山花,我才知曉原來世上除了燈花,真有一種花叫燈盞花。當時我們并不認識這陌生的花,只感到它綻開來像極了燈盞。父親告訴我們說:“這就是燈盞花。”因為母親經常性眩暈,這是父親長久以來的一塊心病,他聽說用燈盞花燒水喝可以醫治眩暈,于是就突發奇想打算移栽燈盞花。在父親的精心呵護下,后來燈盞花竟然活了下來,而且徹底醫好了母親的老毛病。我們對此感念,一定是父親的愛心使然。
        年上,父親作為一名老黨員,上交了最后一筆黨費后辭世,這也是他給我上的“最后一堂課”。燈花,燈盞花,都是世上最美的花,父親的教導讓我終生難忘。世上優美的文字如燈盞,世間高尚的德行如燈盞,父親的諄諄教誨亦如燈盞。(作者高學升  單位:江蘇省泗洪縣紀委監委)
?
东莞福彩中心